小企业的后疫情时代跃升之路系列文章一


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从各方面重创了中国乃至全球经济,而其中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产业分布零散、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各类小企业。中国小企业数量超过3000万家,但平均生存周期不足3年。根据《2020中国小企业数字初始化指数》,数字化成熟度高的小企业,平均生存期却可达13.3年。

 

数字化已成为小企业持续生存的“保命丸”,财新智库联合戴尔,对不同类型的企业展开采访调研,了解其数字化发展的现状。下为四篇系列文章之一,以咪鼠科技为样本,关注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之路。



“原以为熬一熬就过去了,没想到拖了又拖,延了又延,还没完没了了。”原本想着大不了多给员工放几天假,最终却成了长达近一月的“远程办公”,但这,却为咪鼠科技“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是一家来自安徽的小型高科技企业,王牌产品是智能语音鼠标和定制化语音服务,正如其公司名“咪鼠”一样,在CEO冯海洪的带领下,在疫情期间以敏锐嗅觉迅速移动,四处探索,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数字化发展道路,尤其在“远程办公”与数字化管理方面颇有心得。


01

特殊时期的 “远程办公”

硬件要投入

“上云”要安全


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格子间,到开个会还要考虑网速问题的“在家办公”,对于依靠协同作战的团队而言,疫情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冯海洪所说,“企业内部信息的‘不扁平、不对称、不透明’,是阻碍团队高效工作的最大障碍。”此次被迫“远程办公”,让咪鼠科技开始更深入使用协同类办公应用助力团队进行无缝交流,实现信息的实时交互,以及数据的快速访问与安全管理。

 

但远程协同办公的实现,远远不是装个软件就万事大吉,尤其像咪鼠科技这样以智能硬件产品和软件开发为主要业务的高科技设计密集型企业,“远程办公”需要解决两个问题:硬件设备和数据共享需求。

 

首先是硬件设备。在咪鼠的办公室,充斥着各类黑乎乎的盒子——主机、显示屏、服务器等等……符合你对科技公司的一切想象——并不是那种喝着咖啡用创意改变世界的,而是实实在在一屋子码农正襟危坐敲代码的那种。

 

咪鼠的硬、软件设计和开发工作,对于IT硬件设备,如PC和服务器的性能、稳定性和可靠性都有着很高的要求。比如,咪鼠科技的软件工程师,需要同时进行iOS和安卓系统的开发,一个屏幕来回切换操作界面,不仅容易出错,效率也大打折扣,因此,在办公室通常会同时使用两台甚至更多显示器,多屏办公。这一点,居家办公时就难以满足,工作效率会到一定影响。日常在办公室,设计与开发人员也习惯性使用大屏显示器,“越大越好”。

 

“能像孩子疫情期间在家学习一样,直接把电视机拿来办公就好了。”冯海洪笑称,若疫情持续,一旦远程办公成为常态,那么硬件设备的加大投入,就将是必然选择。



除了大屏和多屏办公需求,软、硬件开发人员,对办公PC的性能要求也比普通商务人士高得多,需要考虑更多因素,比如屏幕的色彩还原度和分辨率、主机配置(包括CPU、内存、硬盘、显卡等,决定了整体性能)、散热性能等等。据冯海洪介绍,在咪鼠科技,视频剪辑师、产品及包装设计师等设计人员的办公PC也是全公司损耗最多、需要及时更新的,目前公司还在发力视频业务,因此正加大相应硬件设备的投入。

 

其次,是对于数据共享的需求。高效的协同,不可避免要面对大量数据存储、快速传输与访问、数据私密与安全性等问题。除了设计类业务的源文件,咪鼠科技进行软件开发还有大量核心代码数据,这些数据在疫情前均存储于本地服务器,居家办公后只能迅速“上云”迁入第三方云端服务器,以保证工作正常开展;而其智能语音产品则包含许多自然语音理解数据和用户个性化数据,数据量很大,本身就已经存储于云端。冯海洪表示自己还是“比较信赖云端服务器的”,但数据放本地,也有其好处:“一次性购买不用重复付费,安全性也相对有保障。都‘上云’始终还是有一定风险。”

 

在他看来,目前只能依靠和规模较大、运作规范的云服务平台合作,毕竟这些平台有着较高的职业操守和安全管理机制,如果有额外的加密措施和数据保护解决方案进行“双保险”,就更让人放心了。


02

数字化管理

是快速成长型小企业

降本增效的关键


作为一家以技术驱动的成长型企业,冯海洪向来重视以数字化手段进行企业的运营管理,疫情之前,在办公协同、人员管理、设计研发、销售及客户管理等各方面,咪鼠已经大步奔跑在数字化的道路上。只是原本员工使用意识不高,整体利用率仅为三成左右,疫情袭来,原本的“不想用”、“懒得用”成了“不得不用”,却为整个公司的发展提了速。

 

受疫情影响,咪鼠科技的全面复工推迟了三周。最初,冯海洪想着几天熬一熬就过去了,就让大家趁机“练练基本功”,提升一下数字化素养,研究研究各类数字化软件,再内部培训培训,从市场部、综合管理部、研发部、产品部,都抽调了专人,毕竟“懂技术的不懂管理运营,会管理运营的又不懂技术”,要实现全公司层面的数字化协作和管理,还需多部门配合,优化整体流程。但随着疫情的变化和一系列数字化管理和运营手段的推行,冯海洪的想法变了,数字化不再是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而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关键武器。

 

“花了很多功夫去折腾,直到现在可能还没完全跑顺,但真的值得,大大提升了效率,以后也会继续按这个节奏走下去。”冯海洪说。

 

例如,在研发需求的管理上,咪鼠的智能语音鼠标面向C端消费者,同时也为B端企业提供定制化语音服务,因此既要收集大量C端用户反馈,也有签订合同的企业定制需求,需要与客户反复沟通确认细节。原本,很多需求都只是嘴上说一句就完事,不仅效率低下且无从追溯,很有可能重要信息就此“如风而逝”,用冯海洪的话说,“工作量和成本都容易失控。”

 

而在疫情倒逼数字化转型提速之后,所有研发需求一律走线上:销售人员通过CRM系统,统一收集和管理来自用户和客户的反馈,传递给研发人员,后者则按计划推动产品研发和上线,整个如同机械钟表的内部组件般环环相扣,精确运转,分毫不差。

 

数字化的需求管理,保证了用户/客户、研发、销售三方信息及时同步、高度一致,方能高效推进业务流程。冯海洪表示,这种线下到线上的转变,核心在于对需求进行数据化与可视化处理。这就体现了一个企业的数据管理能力,包括如何有效整合和归纳数据、如何将数据可视化便于理解和运用、如何快速共享及调用……这是企业数字化水平的重要试金石。

 

咪鼠科技只是后疫情时代千千万万小企业的一个侧影,我们由此也看到疫情带来的正向影响:加强了远程协同办公能力,提升了员工数字化意识,企业内部流程更规范,开拓线上使业务模式更多元……

 

根据近期戴尔与IDC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小企业数字初始化指数》,更多的小企业在这次疫情中,意识到了数字化对于业务的正面影响:61%的小企业认为这次疫情提高了公司远程协同和办公的能力。



这一研究指出,小企业的数字化的水平不仅是应对危机事件的利器,它更能决定小企业的生存能力。对比中国平均小企业2.5年的生命周期,数字化水平高的小企业平均生命周期达到了13.3年。


总之,无论是对于咪鼠科技,还是更多努求存的中国小企业来说,应对危机、持续发展都要在数字化方面投入更多重视。只有在起步阶段就充分考虑IT技术和业务的结合,打好基础,才能在未来更好应对各种突发事件,远程办公也好,业务的迅速切换也好,实现数字经济时代华丽转身,转危为机,甚至弯道超车。


更多小企业数字化指标和发展策略建议,可阅读《2020中国小企业数字初始化指数》←点击阅读